一条咸鱼

2018年11月18日

我应该满怀激情。因为没有激情的活着不能算活着,那只是生存——当然,这并不是说仅仅生存不重要,但明显我还是有余裕的。纵然现实的压力和糟糕的雾霾使我喘息尚觉艰难,难道我真的要屈服于剥削般的工作制度吗?


但我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共犯。或者是将一切消极懈怠推脱的主谋。


我还是应该满怀激情啊。充实自我,勇于去接受新鲜事物。朝着单一的目标盲目奋斗,坚持不懈。

好听的话,多么容易就说出口。


曾经我千千万万次渴求,又千千万万次遗忘。但是,算了,这不就是生活的教训吗,我想总有一天我能学会的。


成为理想主义者吧。但是要注意与愚蠢的区别。

今天就是个好日子。


再逢

自嗨产物,可能就是个短篇,也可能是个长篇的开头吧。因为超级脸黑的我目前只解锁了小黑的传记,小白……为了六小黑给返了(悲伤的故事),所以就是私设一堆。然后

没人看
没人看
没人看
没人看
没人看

写完感觉写得太细了,好累啊,还是在剧情上多下点功夫吧。

没人看
没人看
没人看
没人看
没人看


原来神明还是存在的啊。

当黑羽刚脱离肉身还在适应那种飘荡的感觉时,模糊一片的视觉氛围里渐渐显现出一张冷淡到极点且惨白如死人的脸。那脸上张合的嘴似乎在说些什么,然后黑羽看清了那脸的轮廓,看见了那双眼眸。

不再清澈亦不再带着苦笑的悲伤的双眼。那是他曾以为永远失去了的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人,是他曾在绝望中哭喊着名字而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死去的人。

在黑羽带着所有对此生的怨谩和不甘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他连流泪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心中默默想着。

神明啊,如果你是存在的,曾经所有的冷漠和对不公的视而不见都一笔勾销,只求能再让我见见他。

我的弟弟。我唯一的弟弟。唯一的亲人。

黑羽甚至都要嘲笑自己了,如果不是他立马就失去了所有生机赴往另一个世界。凭什么还能奢望可以再见一面弟弟,只是因为自己快要死了吗。

而现在,他扑向那身影,在触碰的那一刻才确认这一切不是幻影。他的弟弟就站在他面前,熟悉的面容和声音,尽管带着与记忆中不协调的表情和语调,重逢的狂喜让他无法注意到对方语气中的冷淡,以及并没有像生前那样回抱他唤他哥哥。

原来神明还是存在的啊。